不过当他听到袁术口中提到吕布的时候他就是火

分享到:
 
    孙策笑道:“各位叔父不必如此,策今后还要靠着各位叔父。以后策做事有何不妥之处,还请各位叔父不吝指正!”
 
    众人心中还算是比较欣慰,至少自己主公的态度还是不错的。也许老主公没有做到的事儿,自己主公却能做得到吧,老主公是壮志未酬,而主公呢,如今应该说是意气风发啊。
 
    众人对自己主公都是很有信心的,而孙策也是如此。他已经不去多想马超的事儿了,反正不管是谁,有何目的,至少给了自己金和传国玉玺,这个是没错的。而自己也应该能从袁术那儿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哪怕对方是想利用自己,自己也是甘心给利用一次,至少自己也不是得不到好处,也许自己得到的好处更多。
 
    “策如今依然年少,所以以后还要多仰仗各位叔父了!”
 
    说着,孙策赶紧起身,对几人是深施一礼。别看如今的孙策还年轻,但是作为主公,他还是明白的,追随自己父亲的人不是这么五个,但是最后就剩下五人追随自己了,可以说这五位确实是真正终于自己父亲,也是忠于自己的,是可靠之人,可信赖之人。如今自己什么都没有,只有五百金和这个传国玉玺,所以以后再没得到新人才投靠之前,必须要靠着这几位自己的叔父辈的人,有了他们在,自己想做得事儿就更会早日成功。
 
    众人赶忙施礼,齐声道:“我等定不负主公所望!”
 
    看着众人如此,孙策心中高兴,有如此忠臣良将,自己何愁不能闯荡出一番事业来!
------------
 
第四八九章 孙策质玺借人马
 
    之后,孙策便把自己的大致想法和众人都说了一下,而几人听后也都是不住地点头。想想自己主公所说确实也是,如此就是最好的了。而因为那传国玉玺它分明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所以根本就不是如今自己主公所能掌握的,不只是程普他们几个明白,就连韩当和祖茂这两个人都知道,所以对此就不用再多说了。
 
    不过此时朱治则出言问道:“敢问主公,您到底要如何拿玉玺与那袁公路作交换?”
 
    孙策闻言则是一笑,“说是去交换肯定是不成的,所以我到时就说是用玉玺为质,然后……”
 
    朱治听了自己主公如此一说,他便是放下心了。因为如此一来的话,袁公路他必定是欣然同意。因为在他的想法中,既是得到玉玺,然后自己主公又帮了他,可实际情况呢……
 
    “各位叔父以为策此法如何?”
 
    众人是哈哈大笑,韩当则说道:“主公所想甚为妥帖,想那袁术袁公路最后必然是中招而还尚且不知啊!”
 
    听了韩当所言,众人又是一通大笑。如此,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众人是一致同意通过,自己主公用传国玉玺向袁术借兵,最后再图谋江东,如此大事可成!
 
    --------------------------------------------------
 
    寿春城,袁术的府邸,这一日孙策是特来拜访袁术。而袁术他其实是个特别爱享受的人,所以他的府邸绝非是一般人所能比的。至少他兄弟袁绍的府邸就是比不上他的,而袁术他也只能是在这样的方面上超过他一直都想超过的袁家袁本初了。
 
    而袁术一见今日是孙策来访,就算他不怎么看重孙策,但是却怎么也知道。要好好利用其人为自己做事才行,所以也不能太过怠慢于他。
 
    于是当他看到了孙策后,袁术说道:“伯符,坐吧!”
 
    “多谢袁公!”
 
    孙策他可从来就没拜过袁术当主公,但是他其实也都知道,哪怕就算是自己拜了他袁公路当主公,这个也还是改变不了自己在他袁公路心目中的地位。还是那句话。自己也就比普通的士卒强点儿而已。根本就比不上纪灵还有张勳他们在袁公路心中的地位。哪怕自己本事确实是比他们大,但是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袁术继续说道:“今日伯符来此,是有何紧要之事?”
 
    对袁术来说,要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他孙策孙伯符是绝对不会来找自己的。那么孙策今日是来做什么的?而且还带了个包袱,难道他这是要离开寿春不成?可他孙伯符要真是向自己来告辞的话,自己要用什么办法留住他才好呢,袁术心说。
 
    哪怕是不那么看重信任孙策,但是袁术却也都知道,孙策孙伯符他真是个人才,他要是走了的话,那自己还利用谁去啊。自己手下可没有像人家武艺那么高强,而且还能征善战的人啊。而这些自知之明。他袁公路却还是有的。
 
    孙策微微一笑。“今策此来,是特向袁公借兵!”
 
    袁术一听,他就是一皱眉,心说借兵?他孙伯符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带兵去对付如今的兖州牧吕布?以报父仇?
 
    吕布他因为已经是占了大半个兖州。所以就马上上表了朝廷,让朝廷命他为兖州牧,结果李傕郭汜确实也够坏,最后还真是同意了。于是所谓是“一山不容二虎”,就算不为了别的,如今的曹操和吕布两人也已经得在兖州死拼了,毕竟那兖州牧只有一个,可没有第二个啊。
 
    袁术这时候他突然因为自己的想法而吓了一跳,心说就凭他孙伯符还有那几个孙文台的属下,怎么可能是吕布吕奉先的对手?而且如今寿春距离兖州也不是那么特别近,这孙伯符难道他真能有如此想法不成?
 
    袁术在心中是直摇头,心说孙伯符啊,别说我不会借兵给你,就算是能,我也不能眼睁睁看你去送死啊。别看袁术是想利用孙策为他做事没错,但是这时候袁术却也真是不想就看着孙策这么去送死。虽然如今吕布和曹操在兖州是战况激烈,但是袁术却明白,那绝对不是他孙策能参与进去的。除非自己借给他好几万的人马,也许还可以成事儿,但是这事儿怎么可能。
 
    “伯符,你和我说句实话,你今日前来借兵,到底是不是要去想找那吕奉先报仇?”
 
    孙策闻言则是一愣,心说怎么这扯到吕布他身上去了?不过当他听到袁术口中提到吕布的时候,他就是火往上撞啊。对于这个杀父仇人,孙策可是一直都记得,不过他也知道,无论是凭自己的武艺,还是说总体的实力,自己可都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如今却也只能是蛰伏着,等待着时机,然后再伺机报仇了。但是今日听了袁术之言,却又让孙策想起了这些。
 
    不过孙策却还是忍住了,所谓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如今还是眼前之事要紧,其他的只能是暂时先放一放吧。
 
    于是他便对袁术说道:“不是!袁公不必心忧,策自然不是去找那吕奉先报仇!如今虽然兖州战事胶着,但是策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那不是策所能参与的,所以还请袁公放心就是,策绝对没有如此心思!”
 
    袁术一听,他才算放下心了,心说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啊。就怕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可那如今的吕布绝非是你所能敌的啊,不去就好,你孙伯符却是比你父亲强多了。
 
    “伯符啊,如此我算是放心了。不过借兵,我却是不能借你了,不知你还有没有别的事儿了?”
 
    孙策一听,他心说,自己如今还没有使出来杀手锏来,可是你袁公路倒是嘴挺快的啊,一下就把自己给堵死了,估计到时候你可要后悔啊。
 
    他此时说道:“唉,本来策想用传国玉玺为质,向袁公借兵。不过可惜啊,袁公既然不同意如此,那么此事便就此作罢吧,策这便告辞!”
 
    说完,孙策就要离开。结果袁术这时候差点儿没蹦起来,心说什么玩意?传国玉玺?真的假的?这个不是早在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就已经遗失了吗,难道如今它又出世了?
 
    虽说是满脑袋问号,不过想到了此处后,袁术却是知道,这也不是没可能的啊,而且八成就在他孙策孙伯符之手。看来他今日绝对是有备而来,俗话说了,“没有金刚钻儿,别揽瓷器活儿”,他孙策要是没有倚仗,拿什么来向自己借兵啊,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伯符,留步,留步啊!之前我倒是忘了问你了,你借兵到底是所为何事?”
 
    这时候袁术他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孙策说他借兵不是为了找吕奉先去报仇,那么是为了做什么?袁术他突然觉得可能是和江东有关,要真是如此的话,自己借给他几千人马又何妨!对天天都做着皇帝梦的袁术来说,就算是万余人马,那却也是比不上传国玉玺对他来得重要的,所以几千人马他是绝对舍得拿出来。
 
    果然,孙策一听袁术所言,他也就没再说要离开的事儿,而是对袁术说道:“袁公这次是问对了,其实袁公当知,策的舅父如今正在丹阳,而其人久受刘繇所欺,所以今策就是想带兵去讨伐刘繇,为舅父出出这口气!”
 
    袁术一听,心说果然是和江东有关啊,这不就是孙策的舅父的事儿吗。孙策的舅父就是丹阳太守吴景,袁术是相当熟了,而实际上,他也是袁术的一个属下。吴景他能当上这个丹阳太守,那就是因为袁术的上表,所以朝廷最后才任命了他。
 
    不过虽然吴景是丹阳太守,但是却和刘繇有过节。因为本来刘繇是扬州牧,但是如今这扬州几乎所有的郡却并不是他所掌握着的,而基本上都在人家的手里,所以他这个扬州牧真就算是徒有虚名了,可以说是有名无实吧。
 
    扬州主要是有这么几个人在,袁术占据着九江和庐江两个郡、包括丹阳的吴景都是他的人,然后就是吴郡的严白虎了,之后是会稽的王朗,直到最后才是他刘繇,所以他这个扬州牧混成这样儿也确实是够惨的了。
 
    当初袁术就从刘繇手抢走了九江和庐江还有丹阳三个郡,刘繇他自然是不会善罢干休,所以他也进攻过丹阳,不过却是败了。所以和吴景有了过节,这不袁术一直都在想着,怎么能把刘繇彻底给灭了,这样儿也就好了。不过却一直都没腾出空来,这不今日孙策倒是先提出来了吗。
 
    其实在袁术看来,最好就是把他刘繇、严白虎还有王朗他们几个人是一起灭了才好,这样儿江东收回来了,而整个扬州就全归了自己。自己的地盘又扩大了,势力实力也都增加了,估计也不次于他马超马孟起了吧。
 
    其实袁术如今的势力也并不算小,他占据着荆州的南阳郡,还有大半个豫州,其实也都是他的势力范围,再加上扬州的九江郡、庐江郡和丹阳郡,可以说并不比袁绍差什么,甚至可能比他袁本初还要强。但是世人却总是说袁绍如何如何,结果袁术就一直是心里不平衡,并且如今是越来越甚了。
------------
 
第四九〇 孙策质玺借人马(续)
 
    袁术说道:“好,好啊,伯符能有如此想法,甚好,甚好!只是刚才伯符所说的传国玉玺,却不知此物何在啊?”
 
    稍微想了一下当前的形势之后,如今袁术他最关心的却还是传国玉玺,袁术他心中可清楚,只要自己得到了这个东西,那么距离自己当皇帝,那就是更近一步了。反正他心里就这么想的,因为他一都直记得两句话,这第一句就是“得玉玺者得天下”,那么最后这个玉玺肯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以这也不就是说明了天下迟早也都是自己的嘛。
 
    而第二句,则是他不知道从哪儿听到的所谓的谶语,叫“代汉者,当涂高”(注1),而这个谶语,袁术他怎么想,最后怎么都觉得说得就是自己,不会错的。为什么他有如此的想法呢,这个却还得从他当时在扬州和刘繇大战的时候说起。
 
    那还是和刘繇大战之后,他占据了九江郡。之前他可真没听过这个谶语,可占了九江、庐江等地之后,他这才是偶然听说了这个谶语的。而当时袁术就寻思开了,因为前面那“代汉者”就不用多想了,主要就是后面的那句,“当涂高”,这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之后袁术也派出了不少人去调查了很久,然后他又是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才终于是想明白了,这个“当涂高”的意思,其实这个意思就是让自己称帝,而再也没有别的意思了。
 
    以前他还真就不知道,但是至从占据了九江之后,他才算是知道,当涂是九江郡的一个县城。然后没多久就听说了这个谶语,所以当时袁术他也不得不联想到,这个“当涂高”是不是指得就是当涂那地方姓高的人,结果派了不少人去调查了之后,确实是发现了,当涂不是没有姓高的,但是加一起就三个人,而且都是老实巴交种田的,所以怎么可能去代汉。
 
    所以在经过了他一个晚上的思考之后,袁术终于是想明白了,所谓“代汉者,当涂高”的意思其实就是,能取代大汉的人,就必须要在当涂这地方建一座高台,然后受天地的册封,最后成为新任的皇帝。
 
    而这就是“代汉者,当涂高”的意思。所以这个皇帝也只能是自己来做了,要不怎么以前自己没听过当涂这个地方,结果一进九江之后就都知道了呢。然后没多久又出来了谶语,这些不都说明了自己就是那个代汉者吗,是真命天子啊。
 
    袁术他觉得自己是怎么想怎么是,最后几乎都差点儿是走火入魔了。而每天都在做着他的皇帝梦,可惜却是没有传国玉玺啊,所以他连做梦都是梦见了自己手捧着传国玉玺,然后当了皇帝,最后还得了天下,受到万人朝拜。什么袁本初、什么马孟起、曹孟德之流,最后通通都被自己踩下了脚下,而自己最后终于是成了千古一帝。
 
    可惜最后一觉醒来,才知道,这无非就是个美梦罢了。但是今日孙策的到来,却让他觉得拥有传国玉玺将不会再是做梦了,而是会成为真实存在的。所以他心中的兴奋就不用提了,要不是因为孙策就在自己府上,他袁术这时候都能手舞足蹈起来。
 
    孙策闻言一笑,赶紧就把他自己带来的那个包袱给打开了,然后拿出了木匣,再打开木匣后,就当着袁术的面儿,他拿起了传国玉玺。
 
    袁术看着孙策手中的传国玉玺,他确实是双眼放光啊,真的,精光直闪。自己多年的夙愿可就要实现了,此时袁术的心跳至少都将近每分钟一百八了,可见他激动地不行啊。
 
    “伯,伯符啊,你看你能不能,把传国玉玺给我看看?”
 
    孙策一笑,知道袁术的意思,所以上前便把传国玉玺递给了袁术,而袁术他就像是接过珍宝一样,把玉玺给接了过来。然后便爱抚着,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没有错,这真就是传国玉玺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这便是当年李斯刻的。而传国玉玺上镌五龙交纽,缺了一角,是以黄金镶之,没错,一点儿都不错,就是传国玉玺。所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啊,袁术自然是知道的。
 

欢迎转载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 » 不过当他听到袁术口中提到吕布的时候他就是火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