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儿居然连姓名都不肯留下不可

分享到:
   说完,马超牵来了自己的马,然后便上马走了,要说如今自己该做的该说的也都做完说完了,那么自己还不走在这儿待着干什么啊。要真是程普他们来到这儿的话,那自己可真就要穿帮了,所以此时不走,是更待何时啊。
 
    这不马超这时候他是头也没回,直接就打马而去。而孙策看着马超在马上远去的背影,心说,确实,这才是高人风范啊。给了自己这么多东西,然后最后是头也不回就离开了,连对方姓字名谁自己可都不知道啊。
 
    但是看来应该是和自己父亲相熟,就是不知道自己那几个叔父辈认不认得此人。孙策已经是打定了主意,回去得好好问问程德谋几人,看看是不是知道此人呢。如果程普他们在此地的话,那估计还真可能认出马超来,不过他们没看到马超其人,所以确实也不能肯定到底是谁了――
 
    经过了马超这儿事儿,孙策也没工夫去打猎练箭法了,直接便带着大包袱离开了此地。他知道,如今得把这些金和那个木匣的玉玺拿回自己的住处才行。毕竟财不露白,而且那个宝贝玉玺,更是和袁术袁公路交换人马的重要东西,所以都是不容有失啊。
 
    孙策把东西用战马带回了自己在寿春的家中,还好不算是太远,要不就他那中等马还真就要完。这都已经是呼哧呼哧的了,可见战马劳累的程度,第一次驮着这么重的东西啊,真是累死马了。
 
    孙策不可能在寿春有什么府邸,就是他和程普他们四个临时的住所,不过就是个几间小屋而已,下雨都漏雨,过得确实挺惨的。所以孙策才下定了决心去自立门户,脱离袁术嘛,要是自己一直在他袁术帐下,那么自己估计就得一直如此下去啊。
 
    此时程普和黄盖两人也回来了,正好看到自己主公回来,还用战马驮着个特大的包袱,他们都是微愣,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从两人的经验来看,一定是很重的东西,要不战马不会都给累成了那样儿了。
 
    孙策把包袱拿下来之后,对黄盖说道,“叔父赶紧请义公和大荣二位叔父还有君理先生过来,我今日有要事与各位相商!”
 
    黄盖说道:“诺!”
 
    于是他赶紧去找韩当和祖茂两人去了,平时没外人的时候,孙策都是叫四人叔父的,虽然四人也让孙策不必如此,但是还是拗不过他,最后也就这样儿了。至于君理则是丹杨故鄣人朱治的表字,这个朱治他也是追随孙坚的元老之一,不过之前一直都在长沙,直到孙坚故去了之后,他才跟着孙策也来到了淮南袁术这儿。
 
    孙策把大包袱拿到了屋中,虽然程普很是好奇,不过作为属下的还是少问这些为好。毕竟程普知道,自己主公等一会儿人全了,自然就该说明此事了。
 
    不会儿,黄盖、韩当和祖茂还有朱治四人也都相继进了屋中。
 
    孙策对几人说道:“几位叔父快坐!”
 
    “谢主公!”
 
    六人就在这个小屋中开始了密会,至于隔墙有耳,也许别地方有,但是孙策他这儿连个老鼠都没有,所以就别说是其他人了。
 
    孙策在榻上,打开了马超给他的包袱,众人一看,都是惊讶了一下。不得不惊讶啊,如今自己这几个人别说是金了,就连钱也没有多少啊,所以才是如此。不过几人都不是贪财的人,所以对这些财没什么太大感觉,但是却都知道,这就是家底啊,能换成多少粮草啊,能招兵买马啊。
 
    不过随之问题也就来了,自己主公到底是怎么整来如此至多的金呢。程普和朱治两人对视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要说他们就怕自己的主公走了岔路,毕竟正规的途经,怎么能一下就得到如此多的金呢。而要是走了岔路的话,明显是众人不愿看到的情况。要说就凭几人的本事,要真是走走岔路的话,那早都不能落到如今这地步了。但是古人说得好,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啊,怎么也不能动歪脑筋,去走岔路。
 
    孙策也看出几人的疑惑来了,所以他一笑,不过心说怎么就没人注意到这个匣子呢,当然了,这个匣子没打开,要是打开的话,估计几位叔父就都会注意了吧。
 
    他此时忙说道:“几位叔父不必担心,这五百金都是我父一位故人相赠,并不是从其他渠道得来的!”
------------
 
第四八八章 欲创大业谋大计
 
    众人一听,这回可全都听明白了,原来敢情这是老主公的故人所赠啊。幸好不是自己主公走了岔路,要不自己等人可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老主公啊,众人此时心中想着。至于自己主公能骗自己,几人还真都没这么想过,他们可是都知道自己主公在这上面绝对不会如此就是了。正所谓“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没有其他的三四五六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程普和朱治两人此时却是微微皱眉,心说天下真有这么好得事吗?可能吗?能一下就拿出五百金出来的人,那不是富商巨贾,就可能是世家大族或者颇有实力的豪强中人,而且还得是世家大族或者豪强中掌权要不就是不惜动用全力在族中来培养的人才,再或者如果是当官的话,那么至少也得是县令以上那个级别的官员才能如此吧。
 
    可先不说自己的老主公到底认不认得这样的人,就算是认得吧,可人家凭什么如此帮你呢,这个就不得不让人去多想了。所以此时的程普还有朱治两人确实是有所顾虑,而这也是正常的。古人云,“要想取之,必先予之”,那么对方是不是就有这个想法呢,如今却是不得而知。
 
    而按照如今的换算比例来看,本来以前在大汉一金是只能换一万钱的,但是后来因为天下私制乱造的钱太多了,而且还连年战乱,所以五铢钱的购买力早已是下降很多很多了,用现代的词语那就是贬值了。所以用一金换两万钱(这个钱专指得是五铢钱),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就算是在淮南这儿还算是比较富裕点儿的地方吧,但那也是能换得近两万钱的。
 
    所以这五百金也就是一千万钱啊,谁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来,关键是还拿出来给了自己的主公,所以程普和朱治两人倒是想得比较多,这天下真可能有这样的好事儿吗,然后就让自己主公给碰上了?而此时的黄盖他也觉得这事儿隐隐有些不对,毕竟他这辈子却也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事儿的。
 
    这不他此时也疑惑地问道:“主公,不知那位老主公的故人,他姓字名谁,家住哪里?”
 
    这其实也是众人想问的,只是黄盖先问出来罢了。结果孙策听后,他对此倒是一笑,“我也问过了,不过他却没说,我这如今还想问问几位叔父呢,到底认不认得其人啊?”
 
    众人一听,可疑,是非常可疑啊。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儿,居然连姓名都不肯留下,难道不可疑吗,主要是他说是老主公的故人,所以不提名就太可疑了。是啊,对方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如此,这个就不得不让人对此有所怀疑了。但是自己主公可真什么都没有,这个也没错。
 
    而此时程普则问道:“主公,难道对方就没说让您去做什么事儿,或者答应他的什么要求?”
 
    孙策是缓缓摇摇头,心说自己都说要报恩了,可是人家还说了自己一顿,哪还能提别的要求啊。
 
    “没有!”孙策坚定地说道。
 
    然后他就和众人讲了马超拿出韩信和漂母的典故来,众人一听,难道真有这么好得事儿?
 
    “对了,这还有一方玉玺,先生说用它能从袁公路那儿换来人马!”
 
    对众人孙策自然是没有隐瞒,此时他赶紧把木匣拿起,然后打开,把玉玺给取了出来。
 
    程普和朱治两人一看,又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讶和一丝怀疑。
 
    程普说道:“主公能否让属下看看这方玉玺?”
 
    孙策一笑,然后便把玉玺交给了程普,程普接过后,他仔细这么一看,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果然是它!”
 
    说完,程普小心翼翼地把玉玺交给了旁边的朱治,朱治看过后他眉头皱得是更深了。
 
    其他几个人也都看了几眼,不过就程普和朱治认得此物,其他人却都不知道。
 
    孙策问道,“难道德谋叔父认得此物?”
 
    程普此时他是苦笑啊,“不错,此物乃是传国玉玺!”
 
    就这么一句话,便让黄盖、韩当、祖茂还有孙策四人都是惊讶了一下。是啊,不得不如此,这,这,这个东西就是那传国玉玺?那不是皇帝用的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孙策看着自己手中的传国玉玺,他对程普说道:“叔父此言当真?”
 
    程普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朱治,要说这里最有学问的人就数他了,而看程普那意思就是,你给主公讲讲传国玉玺的事儿吧。
 
    而朱治他自然也是当人不让,于是便从当年卞和从荆山得到了那块石头后开始讲起了,一直讲到十八路诸侯攻入雒阳,结果最后就听闻传国玉玺遗失了,便一直到如今。
 
    孙策一听,忙说道:“这,可这传国玉玺为何会在我这儿?”
 
    众人闻言心说,我们也想问问主公您啊,怎么传国玉玺跑到您这儿来了?
 
    朱治则说道:“还请主公把今日之事,从头到尾对我等讲一遍,务必不能遗漏分毫!”
 
    孙策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事儿不小,所以把从看到马超后,一直讲到马超离开,把两人的对话原原本本的都和几人说了。
 
    之后程普和朱治两人又问了孙策那个人的年纪相貌,身高等等,孙策也都是一一作答。
 
    此时程普说道,“当初传国玉玺遗失,属下猜测最有可能的,还是被某一路诸侯所得,但是到底是谁却是不好下定论啊!”
 
    众人点头,而程普他继续说道:“而从主公所形容来看,此人最可能的便是那凉州牧马超马孟起了!不过他为何要如此相助主公,属下却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朱治在一旁则出言道:“主公,属下想来,如果真是那马孟起其人来此的话,他此举的目的绝对是和那袁术袁公路有关!”
 
    孙策一听,问道:“难道他真想让我把传国玉玺送与那袁公路?”
 
    程普这时候也不住点头,“不错,想来正是如此!虽然不知道马孟起他具体的用意所在,但是他的想法也是应该把传国玉玺给那袁公路。毕竟袁公路此人一直都有不臣之心,尤其最近两年更盛,如果说天下谁最想得到那传国玉玺,属下认为还真是非其人莫属啊!”
 
    听了程普所说,众人哈哈一笑。袁术可不就是这样吗,本是个志大才疏之辈,却还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称霸天下,而且这事儿几乎他手下的人可都知道。虽然几人不知道他袁公路拿着传国玉玺会如何,但是却也知道,其人可是一直都做着皇帝梦呢,就是没敢去实施而已。
 
    孙策看了看手中的传国玉玺,他没什么舍不得的,至于世间的传言,什么“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他都从来没相信过。在他看来,用这块石头,来还袁术的几千人马,真是值啊。
 
    于是他说道,“那么我当寻找时机,用传国玉玺从袁公路处换得人马,然后再别图大事!”
 
    众人皆是点头,尤其是程普和朱治两人,对他们两人来说,自己主公拿着的可不是什么传国玉玺,那分明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早点儿给袁公路,也好早点儿摆脱这个东西。更是能早日脱离袁术,而去自立门户,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呢。
 
    两人心里都清楚着呢,像传国玉玺这样的东西,那绝对不是如今自己主公所能掌握的。对自己主公来说,手里拿着传国玉玺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反而是祸患啊。尤其旁边还有个做皇帝梦的袁术袁公路,所以自己主公是更不能私自藏匿传国玉玺了,要不被袁术发现,却也真是比较危险。
 
    毕竟他们对袁术都是不信任,谁知道袁公路他能做出来什么,所谓是“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真是,没人知道到时他会如何。
 
    众人彼此都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我等愿追随主公,效犬马之劳!”
 

欢迎转载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 » 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儿居然连姓名都不肯留下不可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