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自己这身体也不行了他就只能是用最为简洁的

分享到:
  而其实他如此作为却并不是怕袁术他反悔,只是孙策他是真不喜欢在袁术的地盘上多待,哪怕是一刻。因为对他来说,能脱离袁术,就是他如今最想做得事儿。从此自己就应该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而当他带兵离开寿春的时候,还别说,他感觉确实是有种,“虎入山林,龙归大海”的感觉,好不舒坦啊。
 
    其实孙策他还是不太懂,马超要是知道了这些的话,他一定会明白,这个在他前世也可以叫做心理作用,但是古人还是解释不好这个,不过却也算是懂得一些的吧。毕竟所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嘛,无外乎如此。
 
    --------------------------------------------------
 
    孙策这边儿已经是兵进江东了,于是不久便会出现“小霸王”孙策孙伯符,接着就是横扫江东。而不会再是之前那个在袁术帐下,寄人篱下,落魄如斯的孙坚之子孙策孙伯符了。
 
    而此时的徐州,曹操再一次被迫退兵了之后,要说最高兴的还得是两个人。第一个不用说了,那就是如今的徐州牧陶谦陶恭祖。他如今都已是过了花甲之龄,说实话,他还真是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和那些年轻诸侯去争什么天下。其实他就算是有那个心思,可却也没什么力量了,所谓是有心无力吧。自古有几个像廉颇黄忠那样儿的人,是老当益壮啊,终究其实还只不过就是少数人而已。
 
    陶谦他真没有那个心思。他就一心只想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儿”混日子,一直混到自己死了也就算完事儿。结果真是“天不遂人愿”啊,自己因为和袁术他们结盟,所以便引来了虎视眈眈的兖州牧曹操曹孟德,于是去年曹操带大军来徐州的时候,真是把陶谦给吓坏了。
 
    没办法,还得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他自己以为,虽然这兖州军应该比自己这徐州军战力强,但是自己的徐州军未必就不能和人家一战吧。结果他陶谦想得是大错特错啊,最后人家兖州军把他徐州军给打得。只能是退守郯县了,是紧闭城门,再也不敢出来了。
 
    耻辱啊,真是奇耻大辱,对陶谦来说,这如今自己是老了老了,还让天下人如此笑话自己。都成为笑柄了,如果自己再年轻个二十多岁,还能让他曹孟德如此欺辱吗。想当初自己在军中纵横的时候。他曹孟德还穿着开裆裤呢。不过俗话说得好。“好汉不提当年勇”,陶谦也知道,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自己确实已经是老了,都已是迟暮之年了。人说“人老不讲筋骨为能”,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而这时候的他也终于算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徐州军和人家曹孟德兖州军的差距。能没有差距吗,人家兖州军是经常战斗的一支队伍,而再看看自己的徐州军,自从黄巾之乱之后,然后是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到最后除了前些年的那个“阙天子”之外,就再也没什么战事了,所以确实也是已经安逸很长时日了啊,所以真是不能和人家兖州军相比的。
 
    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其实这话是一点儿都不错,放到这儿其实也是一样的。
 
    当陶谦他看着曹孟德在泗水肆无忌惮地屠戮徐州百姓,逼迫自己投降之时,要说陶谦他心中很平静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此他又能如何,投降吗,肯定也是不能,而出城迎战又不是人家兖州军的对手,所以他只能是强忍着,一忍再忍,直到最后兖州军的粮草实在是跟不上了,然后撤兵而回,他这才敢出来。
 
    可如此,陶谦却已经早是把曹操给恨上了,所以在今年曹操父亲要迁去兖州的时候,他是特意命自己的属下,黄巾出身的张闿,以护送为名,然后半道截杀他们,最后是一个不留。结果事情也成了,陶谦也更是悲剧了。曹操自然知道就是他指使属下做的,所以再一次兵发徐州,而这次更是名正言顺了,报父仇,兴兵雪恨,为了自己那冤死在了徐州的老父亲。
 
    这次陶谦是更害怕了,本来最近他身体也不好,所以因此可能对整个徐州军的士气要大有影响。于是这次他便召来了自己的得力属下,北海孙乾孙公祐前来商议到底如何来抵挡曹操的再一次入寇。
 
    孙乾可真不知道是自己主公让张闿把曹嵩一行人给杀了的,因为张闿做完这事儿,就直接是卷着财物,带着手下的士卒逃之夭夭了。要说张闿他也不是傻子,怎么也是在黄巾军中混过的人。他知道,自己这个徐州牧陶谦陶恭祖让自己做这事儿,自己要是再敢回郯县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一个死。
 
    无论是什么情况,自己这州牧绝对不会承认是他指使自己去杀了曹嵩一行人,而且为了给曹操给天下人个交待,最后牺牲的只能是自己。所以对张闿来说,那还就不如直接跑了呢,至少自己卷走了曹嵩他们的所有财物,只要不挥霍的话,一辈子基本都够了,还愁什么啊。
 
    所以张闿他这一逃走,这事儿更是没有对证了,于是孙乾就相信了自己主公所说,就是张闿他见财起意,然后杀了曹嵩一行人,这不已经卷走了财物,逃之夭夭了吗,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啊。而对孙乾来说,像张闿他这样儿黄巾叛贼出身的人,有几个是好货色,基本都是贼心不改。当初自己主公就不该收留他,结果怎么样,这不终于还是出事儿了吗。
 
    --------------------------------------------------
 
    见到孙乾之后,陶谦赶紧做出了一副冤枉的样儿,说道:“公祐,如今张闿贼人杀了那曹孟德之父曹嵩一行人。他的大军可就要到徐州了,公祐何以教我?”
 
    孙乾一听,心说主公啊,你当初就不该收留那黄巾叛贼出身的张闿,结果怎么样,还是出事儿了吧。
 
    “听闻北海太守孔融孔文举其人刚正不阿,想来主公如今因属下蒙冤。向他求援。他定能同意派援军来徐州的!”
 
    陶谦眼前一亮,孔融和自己关系还算可以,他要是知道了这事儿的话,八成能来。哪怕是派个万八千的人马也行啊。至少有援军总比没有援军强吧。
 
    “公祐所言甚是,如此还劳公祐去青州一趟了,务必把孔北海的援军请来!”
 
    孙乾点头,“事不宜迟,乾这就去北海,请主公放心便是,乾定不负所望!”
 
    孙乾离开后,陶谦才算是放下了点儿心啊,如今有援军还是好的。不过北海的援军怎么可能是人家曹孟德的兖州军的对手。陶谦想到了此处后。他还是忧心忡忡的。
 
    --------------------------------------------------
 
    结果孙乾圆满完成了任务,不只是请来了北海孔融的援军,连带着刘备的援军,他也给请来了。
 
    对刘备来说,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也认为就是陶谦他指示张闿干得这事儿。但是天下人不明真相的还是有很多的,并且去年曹操实在是整得是天怒人怨的,你进兵徐州就进兵吧,别人还不会说太多,不过屠戮百姓,这个就不对了。大错特错,结果曹操本来之前还算不错的名声,直接因为这一件事就被影响了不少,尤其是在士林之中,更是被人口诛笔伐。
 
    而刘备觉得这就是个大好的机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自己如今虽然是兵微将寡,但是更主要的还是没有一个好的地盘,这个是根基。刘备很自信,自己要是有个好地盘的话,自己好好发展,那么未必就不能变成兵强马壮,手下人才济济。
 
    当然了,还有一点是最必不可少的,那就是一个好名声。而这个名声却是自己赚来的,那么如今援助徐州,正是积累自己好名声的时候啊。所以刘备听了孙乾所言后,他是直接拍板就决定前去援助徐州了。而且为了让自己手下能多点人马,他是特意去了公孙瓒那,借来了三千人马,前去徐州帮兵助阵。
 
    结果这一来一去,等他再到徐州的时候,陶谦就只能是死守郯县了。而曹操大军是虎视眈眈的,一直强攻着郯县。于是刘备和曹操先战了一场,结果人数悬殊,并且战力也不行,更重要的是人家是报仇来的。自己主公父亲都死在徐州,被陶谦杀死了,所以很多兖州军的士卒,那都是义愤填膺的,所谓是哀兵必胜啊,那绝对不是刘备那点儿人马所能比的。
 
    但是就这样儿,最后还是让刘备给闯进了郯县,不过真是损失惨重啊。
 
    而陶谦看到刘备的援兵来了之后,他也是很高兴,不过这就是表面的而已。别人不知道,他陶谦老狐狸可能感觉得出来,刘备刘玄德其人,胸怀大志,而且别看他说是来帮自己的,说白了,还不是为了他自己。而且他心里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陶谦觉得自己也很难知道。
 
    不过人家都说事来帮兵的,他也不能怠慢了,还得是客客气气的和刘备说着话。
 
    最后刘备决定了,自己亲笔书信一封,给曹操,让他退兵。而这让其他人来看,可能吗?但是谁也没说什么,其实刘备是有他自己想法的,虽然之前和曹操的兖州军战了一场,但是自己这时候却还是先礼后兵为好。而且也让天下人看看,曹操之前屠戮百姓的狠心,和自己为了徐州百姓,不惜以身涉险,看看自己的仁义。
 
    这样儿一来,有了对比,天下人对自己的评价还能低了吗。
 
    结果出现了意外收获,曹操居然是退兵了。虽然最后众人都知道是因为吕布吕奉先袭了兖州,而曹孟德他是不得不收兵回去战吕布。但是刘备心中是高兴啊,哪怕不是因为自己,但是事实就是自己的一封信,然后曹孟德就退兵了,这个却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所以第二高兴的就是他刘备刘玄德,哪怕刘备从来没以这个徐州的恩人自居,也没表现出什么来。但是他越如此,徐州的一些官员和百姓,都觉得刘备真是,有仁者风范,果然不愧是汉室宗亲啊。
------------
 
第四九二章 陶谦被迫让徐州
 
    曹操他是无奈退兵回了兖州,但是陶谦他心中此时更是忧虑了。他不忧虑也不行啊,因为如今家门口的老虎虽然暂时是走了没错,但是自己却引狼入室了。对,陶谦如今他就是这么个想法。刘备他可是赖在徐州不走了,美其名曰是怕曹操再次来犯,所以是吧,他只能是多待些时日了,防范曹操啊。只是这个时日到底是多久,这个却是谁也不知道。
 
    而这期间,刘备他倒是拜访了自己的不少属下,陶谦对此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不去管什么。但是刘备他的用意,陶谦他自己却还是知道的,尤其是自己如今这身体是越来越不好,已经是病了,所以之后下一任的徐州牧,他刘备刘玄德对此可能没一点儿心思吗。
 
    于是,就这样,陶谦这老狐狸来了个一让徐州,试探下刘备。结果刘备是坚辞不受啊,任凭陶谦他怎么说,刘备就是不接受这个。最后没办法了,这次陶谦他也只能是作罢,但是他心中却是更担心了。为什么,就因为刘备其人,要说他刘玄德是真小人吧,陶谦他还算是能放心点儿。
 
    因为如此的话,自己死后,让他刘玄德代自己多照顾照顾自己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他刘备一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如此自己也就安心多了。所以,哪怕徐州拱手送给他刘玄德了,自己也没什么不可以,没什么舍不得的啊。
 
    但是事实却证明了,他刘备刘玄德就是个伪君子,本来他心中是特别想要这州牧的印信的,但是偏偏还表现出来一副自己不看重的样子。所以陶谦能不担心自己那两个儿子吗,自己百年之后,无论是把这个徐州给了他刘玄德,还是他刘玄德自己夺取了徐州。自己的两个儿子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下场了。也许刘备不会真杀了他们,但是他们能生活得如何,估计就没有人再去理会了吧。
 
    之后,陶谦又试探了刘备一次,来个二让徐州,结果这次刘备演技是更加高超,直接拿出佩剑。差点儿就抹了脖子了。这把陶谦给吓得。当然他不是被刘备抹脖子吓得,他当然知道这都是假的。但是从刘备的举动却并不难看出来,这人就是个枭雄人物啊,天下早晚得有他刘备刘玄德的大名。
 
    陶谦真是被吓得不轻。而且是更加担忧了,结果一病不起。没办法,本来之前他身体就一直都不好,结果这又出来严重的心病了,是无药可医。本来陶谦他也是想过,是不是用些非常手段把刘备给杀死,不过没想到,刘备好像是早预料到有这一手,结果他对陶谦说过。“备最近一直让子义在教二位公子武艺。二位公子习练得不错!”
 
    结果陶谦一听,心里可吓坏了。“江湖越老,胆量越小”,陶谦如今最害怕的可不是在兖州的曹操,而就是面前的刘备刘玄德。刘备说是让太史慈教自己两个儿子武艺。这事儿有没有都不知道。但是他却告诉了自己一件事儿,那就是我刘备要是在徐州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么你陶谦的两个儿子也绝对是好不了哪去,至少我活不了,他们也活不成就是了。
 
    陶谦能不害怕吗,刘备他这一下就抓住了自己的软肋啊。他六十多岁了,就那么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大儿子陶商,二儿子陶应,可自己要真把刘备给如何了,那么自己也就绝了后了,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那太史慈什么武艺,陶谦可是太清楚了。想当年在汜水关下大战吕布吕奉先,可不就有他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一个吗,那是沙场上的大将啊,武艺高超,徐州可没有一个人是人家对手的。
 
    陶谦是真没办法了,自己病重,而且还受制于刘备,之后这个徐州牧看来也只能是给他刘玄德了。至于自己两个儿子,早早让他们拿着些财物,离开徐州这是非之地吧。至少不在他刘玄德的掌控下,他们也许可能还活得不错。
 
    --------------------------------------------------
 
    这一日,陶谦是特意把陶商和陶应,他这两个不成器的儿子,给叫到了他的榻前。
 
    当然了,这事儿都是避着刘备的。他可不敢让刘备知道,自己老了,不是人家刘玄德的对手,虽然陶谦心有怨恨,但是对刘备真是无可奈何。没办法,人家刘备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至少徐州是没几个人是其人的对手的。也就是广陵的陈氏父子能和刘备抗衡,但是对于陈氏父子,陶谦还算是很了解。他们不在乎谁来当这个徐州牧,他们只在乎自己家族的利益。
 
    也就是说,无论是自己当这个徐州牧也好,还是说是曹孟德甚至刘玄德也罢,陈氏父子都不会在乎这个。他们说在乎的,就只是新任的州牧能不能损害他们广陵陈家的利益,在徐州,广陵陈家,绝对是世家大族,所以你不损害到他们的利益,你这个州牧就能做好。可反过来的话,那么你也就别想当几日这个徐州牧了。
 
    别人也许不知道广陵陈家的实力,还有陈氏父子的本事,但是陶谦他可知道些,所以就连他这个州牧不得惧怕其三分啊,可见他们的势力如何。
 
    可是陶谦他却也知道,虽然说刘玄德其人和陈氏父子的关系还不是如何如何好,但是却也不是交恶,还算是可以。所以就算刘玄德他当上了这个徐州牧,只要他不损害其家族的利益,那么在内部来说,他就能坐得安稳。
 
    所以想到了此处后的陶谦,他就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不过了,也就是这两日的事儿吧,所以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安排好后,自己也就算是没什么牵挂了。至于州牧,他刘玄德既然想要,那就把徐州送给他好了。只要他最后能抵挡住兖州的曹孟德。那么他这个州牧的位置一时确实还能算是安稳了。
 
    陶商和陶应兄弟两人,虽然是不成器,但是看如今自己父亲在榻上如此憔悴的模样,他们的心中也是不好受。
 
    “父亲!”“父亲!”
 
    两人可都老大不小了,但是在陶谦的眼中,还是两个不成器的孩子。
 
    他一笑,对两人说道:“商儿。应儿。你们都坐!”
 
    两人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后,坐了下来。
 
    陶谦给他们两人讲了不少东西,都是两人小时候的糗事,人老了。他陶谦也挺爱回忆这些东西的。本来两人年幼的时候就丧母了,都是陶谦把两人带大的。但是陶谦作为父亲,做了不少,不过教育却是比较失败。至少自己两个儿子都可以说算是纨绔了,成不了什么大器。
 
    但是即便如此,陶谦也觉得能平平安安生活也不错。可惜啊,遭逢乱世,很难就是独善其身,以后没有了自己羽翼的保护。也不知道自己两个儿子到底会如何。
 
    陶谦拿出了一封自己的亲笔信。交给了大儿子陶商,然后对两人说道:“你们今夜便离开徐州吧,拿着为父的亲笔信去凉州,找凉州牧马超马孟起,他看过后。自然后保你们周全!”
 
    陶商和陶应一听,什么?让自己去找马超?这自己父亲怎么想的,于是就面露为难之色,陶谦一看,他是这个气啊,说道:“去不去,你们想让我早点儿死,就不用去了!”
 
    两人一听,是连忙答应,不过陶应却说道:“父亲,如今您这身体,我和大兄要是离开了,这……”
 
    陶谦摇了摇头,“‘生死由命’,我陶恭祖早就看开了,没什么大不了。你们赶紧走,别想起他的,如果你们想让我死不瞑目,那就待在徐州吧,哪也不用去了!”
 
    没办法,两人只能是含泪,点头答应了。
 
    而此时陶谦说道:“让剑陪着你们一起走,以后他负责保护你们。而且他有为父给你们留下的财物,有他在,我放心!”
 
    说完,不知道从哪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叫什么名,陶谦也不知道,他说自己叫剑,是个游侠,其他的陶谦不知道了。这人是陶谦十多年前救下的一人,他为了报恩,决定给陶谦卖命三十年,三十年,和一辈子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了。而陶谦确实也很信任其人,所以就让他和自己两个儿子一起去凉州。而且他给两个儿子留下了不少钱财,只是怕他们挥霍,所以都掌握在了剑的手中。就看如此,不难知道,陶谦对此人的信任了。
 
    陶谦看着剑,说道:“犬子就拜托阁下了!”
 
    剑点了点头,“放心,我在,他们就在!”
 
    陶谦微微点头,然后对他们摆了摆手,“好了,你们准备准备就离开吧,想来就算刘玄德知道,也不会为难你们的!”
 
    三人离开了,陶谦他其实想得简单,刘备就算知道自己两个儿子今夜走了,他也不会如何的。因为自己所作所为明显就是在告诉他刘玄德,我两个儿子都让我送走了,那么这个徐州牧,早晚都是你刘玄德的。
 
    确实如此,不给他刘备,这个位置还能给谁?所以陶谦也知道,刘备他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对自己两个儿子离开,他还算是很放心的。
 
    至于马超,陶谦他心里也算是有些底儿。虽然曾经和他有过不愉快,但是终究都过去很多年了,曾经只能是曾经,两人没什么血海深仇,深仇大恨的,并不是解不开的仇疙瘩。所以陶谦觉得如今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去凉州投奔他马超马孟起,他马孟起看在自己亲笔信的面儿上,怎么也能保自己儿子周全。
 
    对陶谦来说,自己在他马孟起的面前,不再是什么徐州牧,不过就是个将死之人,一个两个儿子的父亲,求他能保护自己两个儿子周全,如此,自己就算是死也瞑目了,会一直记得他的大恩大德的。
------------
 
第四九三章 陶谦被迫让徐州(续)
 
    果然,陶商和陶应两兄弟当夜便听了自己父亲的话离开了郯县。请记住本站的网址:。纨绔归纨绔,但却并不代表他们都到这时候了,还不听自己父亲的话。当然了,和他们一同离开的还有那个游侠剑,他是奉了陶谦之命,特意跟在两人身边暗中保护他们的。
 
    其实对此,刘备他都是知道的,他是不知道太多的东西,倒是却也知道陶谦的两个儿子已经趁夜离开了郯县。不过他对此却也没去管什么,因为对他来说,陶商和陶应两人,根本就不被他看在眼里,无足轻重罢了。而此时他要做的,就是直接去找陶谦。
 
    毕竟如今他的两个儿子都已经离开了,所以刘备对陶谦是不得不防啊。要是陶谦这时候不顾一切对自己动手,那么自己还真可能就抵挡不住。所以他也怕陶谦来个鱼死网破,所以刘备这时候赶紧就去找陶谦去了。他可是知道,只要陶谦看到了自己,那么他就绝对不敢在这时候轻举妄动。
 
    其实这次刘备他倒是确实过于小心了,因为陶谦他根本就没准备如何去对付他。他早算是看出来了,年老的自己绝不会是人家正值壮年的刘备刘玄德的对手,所以他早就放弃了对付刘备。别看他两个儿子今夜都已经离开了郯县,但是他却也没那个对刘备动手的心思。所以这次,他倒是被刘备给冤枉了一把。
 
    此时,刘备已经来到了陶谦的住所,刘备如今进这儿来,就和进自己家没什么两样儿。而他旁边则跟着太史慈,主要还是负责保护他。毕竟刘备也害怕啊,陶谦虽然年纪大了老了没错,但是他对陶谦也不得不防备一手。谁知道这老家伙能做出来什么事儿,没人能保证啊。
 
    尽管此时已经算是很紧张了。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刘备和陶谦两人是各有所虑,所以还没到那个撕破脸的时候,于是两人还是依旧和最开始没什么两样。只是在心中,他们都是如何想法,那却只有两人自己最清楚明白了。
 
    陶谦一见刘备两人到来,他虽然身体虚弱。但是也说道:“二位。来了,坐!”
 
    陶谦和刘备,他觉得真是没什么话说,而且自己这身体也不行了。他就只能是用最为简洁的话来和两人说了。
 
    刘备一笑,然后也不客气,就坐了下来,至于太史慈则站在了他身后,没坐下来。
 
    而他这时候才说道:“恭祖兄如今身体欠安,还是少说些话为好啊!”
 
    陶谦闻言,他是心中冷笑,心说身体欠安?少说话为好?想必你刘玄德也知道如今我身体如何了吧,就算我身体好。可你估计也得咒我早死。你巴不得如此啊!少说话能行吗,今晚你这来都来了,难道你没有让我和你说话的意思?
 
    陶谦把眼眯了一会儿,想了一会儿后,他才睁开眼。缓缓说道:“玄德,承蒙大义,带兵来此,不胜感激!”
 
    话虽然很简短,但是意思却说得明白,刘备自然也都听得懂。
 
    他笑道:“恭祖兄却是客气了,想那曹孟德其人,本以为其人很是为大汉为百姓着想,但是去年其人所作所为,备深以为耻啊!把大好的徐州整得是天怒人怨,百姓是苦不堪言,实在是大汉的罪臣,天下的罪人!之前他又入寇徐州,所谓是‘天下人管天下事’,备也作为大汉的官员,汉室宗亲,对此是义不容辞!”
 
    说得多慷慨激昂啊,要是陶谦他不了解刘备的话,还真容易被他给骗过去。说白了,他刘玄德还不就是为了他自己,但是从头到尾,他也没说过是为了他自己。完全都是为了大义,为了天下,为了徐州百姓,陶谦心说,你刘玄德要真是那样崇高的人物,我陶恭祖要是看错你了的话,我这六十多年就真算是白活了。你要是如此之人,我情愿把眼珠给挖出来啊,让你随便踩。
 
    陶谦能说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能说什么。对刘备所言,他也只能是笑着点点头,但是真正明眼人却看得出来,陶谦的笑容中,不知有多少无奈心酸啊。把在天下也算个人物的陶谦,整成如今这样儿的,曹操都做不出来,只有他刘备能了。刘备在悄无声息中,就让陶谦不得不就范,这徐州是不得不让给他啊。
 
    兵法云,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刘备直接就是“润物细无声”,真正的高人,高境界,悄无声息地就快把徐州给拿到手了。刘备从来到了郯县,一直到现在,他就从来没表露出来过要占徐州的意思,也从来没有表达过对徐州有什么觊觎,有什么意思。但是陶谦却不得不把徐州让给他,不得不让他刘玄德来当这个徐州牧。
 
    休息了一小会儿,陶谦才说道:“犬子,不肖,州牧之位,还得是玄德!”
 
    刘备闻言,心说是高兴,不过表面上,那表情一下就变了。
 
    他一下就站了起来,说道:“恭祖兄此言何意?如此岂不是要陷备于不仁不义之中?恭祖兄休再多言,切勿再说如此之言!”
 
    陶谦他心中是苦笑啊,太像了,简直就是,没法说,他只能无奈说道:“如此,暂且不提了。”
 
    陶谦是不敢再说什么了,估计再说的话,他刘备绝对还得拿出宝剑来抹脖子。陶谦可不想再看他如此了,他不只是害怕啊,更受不了。
 
    --------------------------------------------------
 
    两日后,陶谦终于还是没挺过去,撒手西去了。其实就算他能挺过去,可有刘备这个心腹大患一直在徐州,他早晚也都故去,没什么回天之力。
 
    在陶谦弥留之际,他的属下,还有刘备,都在他的榻前。
 
    只听陶谦用虚弱的声音说道:“玄德,徐州,托付,你。”
 
    刘备装作不知,问道:“恭祖兄为何不传与子嗣?”
 
    陶谦心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刘玄德就不能说句真心话吗?
 
    不过他缓缓摇了摇头,“犬子,不,不肖,不不行。玄,德,放心。”
 
    那意思,我那两个儿子什么本事都没有,根本就当不得这个州牧的大任啊。不过你刘玄德来当,我就放心多了。
 
    刘备闻言,忙说道:“这,这如何使得?”
 
    不过还好,这次没有什么抹脖子,又说什么陷我于不义中了。
 
    陶谦费力地说道:“玄玄德,当得。善,待,百姓……”
 
    因为之前曹操屠杀百姓的事儿,陶谦他心中有愧,觉得自己是愧对百姓,所以最后说了这么一句。结果说完,他就去了。
 

欢迎转载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 » 且自己这身体也不行了他就只能是用最为简洁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