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谁又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很好的一年因为自

分享到:
  马超一笑,“真有那个时候,我一定请你吃顿好的,到时候咱们就不用吃面了!”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感谢无梦生书友的打赏和月票,为了文总是破费,确实是受之有愧啊。也同样感谢灾难王子0351等书友的支持~确实,正因为有了大家的支持,个人才走到了如今。看文的书友就十几个,但是说实话,个人还是很知足的。
 
    马超和郝昭两人也没聊太久的时间,于是两人就相互告辞了,毕竟还是各有各的事儿。虽然都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吧,但是却还得去做不是。两人真要是放开了聊个三天三夜,这不会有那种情况的。要真如此的话,他郝昭还可能去投靠袁绍去吗,直接跟着马超走得了。
 
    所谓是“人各有志,何必相强”,在马超看来,等郝昭他真正对袁绍失望了之后,那么自然就能到凉州来找自己了,还着急什么呢。所以他对此还真就不是那么着急,因为对他来说,有些东西,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而不是你的,那最后也没有办法了。
 
    至于郝昭为何请自己吃面,郝昭说了,他是看到自己摸钱袋,然后皱着眉,最后要了碗面,所以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是囊中羞涩了,于是遇到了,就帮自己一把,也没想太多。
 
    马超对此自然是相信的,不过对郝昭他善于观察,这个倒是很欣赏。当时两人距离不近,而他能注意自己微微皱眉,这不只是眼神的问题了,更是观察仔细不仔细,细心不细心的事儿。只有观察入微的人才能看到,要不谁能注意这个啊。郝昭却有其过人之处啊,马超也不得不承认,在心里感叹一句。
 
    而离开了高都,马超便踏上了去往长子城的路,虽然钱没多少了,但是最多也就是饿上一两顿吧。然后就能到长子了。
 
    --------------------------------------------------
 
    这一日,马超终于是到达了上党的长子,他是直接便找上了上党的太守府。此时马超他心说,这次来并州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就为了到这儿,自己连钱都花光了。真是第一次啊,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还得让人家掏钱请自己吃面。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门口守卫把马超给拦了下来。马超则对守卫说道:“我乃你们张太守的故人,还请通禀一声,就说扶风茂陵的故人来见!”
 
    守卫一听,自己太守的故人。真的假的?不过看对方这肯定是远道而来没错,而且看这人的言谈举止,相貌衣着,还别说,很可能是啊。所以不敢怠慢,赶紧对马超说道:“请等一会儿,我这就去通禀太守!”
 
    “多谢!”
 
    马超心里确实还算挺高兴,自己稚叔兄这儿门口的守卫,不像人家那儿。必须得拿着钱才能给你去通禀。所以相比之下。这儿确实还算是很不错了。
 
    “报太守,门外有人求见太守,说是太守扶风茂陵的故人!”
 
    张杨一听,扶风茂陵,自己一共就认识一个。难道真是孟起兄弟来了?看来自己得赶紧到门口看看。
 
    果然,张杨来到门口后,就看到马超背着手冲他笑呢,张杨上前直接给了马超一拳,“好小子,你可算是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马超一笑,“能不来吗,要不以后稚叔兄见到我,还不一定要如何呢!不过稚叔兄啊,难道就不请小弟进去吗?”
 
    马超心说,如今还能管自己这个凉州牧叫好小子的,估计也就自己这稚叔兄一个人了吧。
 
    “走吧,还非要我请你进去?”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张杨则是拉着马超的手进了太守府。把刚才的守卫给看的直愣,能不愣吗,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自己太守如此啊,真是第一回见,第一次见啊。这时候那个守卫是万分庆幸啊,还好自己早早就去给太守通禀了,要不看自己太守和刚才之人的关系,只要那人说两句自己不好的话,那么自己可就要完了。想到此处后,他是一阵后怕啊,可不是。
 
    张杨把马超请进了太守府的会客厅,他此时的心情是万分激动。确实如此,要说和他张稚叔关系最好的不过就三个人,吕布吕奉先、高顺还有就是他马超马孟起了。而如今他吕布和高顺都在兖州和曹操大战呢,怎么也不可能跑到并州来啊。只有马超他这样没什么太多事儿的人,所以才能有空出来。
 
    不过也就是如今,马超他还算是有些空闲。要不等他带兵出征的时候,那还真是半点儿时间都没有了。
 
    进屋后,张杨忙说道:“坐,坐,快坐。孟起兄弟和我你还客气什么啊,坐!”
 
    马超一笑,他自然是不会和张杨客气。自己和张杨那是多少年的交情了,算来都已经有十几年了。虽然两人几乎都不见面,但是却没有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要是说改变,那也是更加深厚了,而不会越来越疏远。
 
    看到马超坐下来后,张杨这才继续说道:“怎么,孟起你得空来我这儿了?真是不容易,不容易啊,盼你盼得黄花菜都凉了啊!”
 
    马超闻言,他心说,自己这个稚叔兄其实还是从前那个稚叔兄啊,本质上还真是没什么太大变化。
 
    两人见面后,是相谈甚欢,从白天一直就聊到了晚上。因为马超的到来,所以上党郡的事儿,张杨都不管了。对他来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怎么能比得上自己这个孟起兄弟重要。正好他其实也不愿意处理,那就暂时先放着吧。
 
    到了晚上,张杨是特意设宴款待马超。两人又聊了很多,仿佛就是有说不完的话。期间,张杨想起了当年还在并州军的时候,那时候马超不过是个刚入伍的新兵,谁又能知道呢,如今却是名震天下的凉州牧了。而且在诸侯中的势力,那绝对能进前三啊。这些张杨自然都知道,不过在他眼里来看。马超却还是之前那个在凉州军的孟起兄弟,说实话,除了年纪身高和相貌之外,马超其实真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至少在张杨的眼里就是如此的,孰不知,其实也有是因为张杨他自己也和当初是没什么变化,所以看着马超也是如此。当然了。事实也确实是如此。马超他没什么改变,而马超他那张杨其实也是一样的,都是彼此彼此了。
 
    两人却也不得不感慨啊,转眼间都过了十几年了。确实很快。马超心说,当初的自己不过就是个入伍的士卒而已,而稚叔兄和吕奉先高顺他们也都在并州军中。如今自己是大汉的凉州牧,稚叔兄是上党太守,而吕布吕奉先则是兖州牧。可惜当初一起兵进鲜卑,击杀檀石槐的日子,今后是再也没有了。
 
    最后马超在上党是一连待了半个月,张杨这才把他给放走。马超也知道,自己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和自己这稚叔兄相见了。虽然他也想晚点儿走。但是凉州那边儿还等着自己早回去呢。毕竟自己是凉州牧啊,每天等自己处理的东西其实不少,哪怕自己算是个甩手掌柜,但是该干得活儿还得去做不是。
 
    长子城外,张杨是把马超送出十多里。马超说道:“稚叔兄不必再相送了,再送就和我一起去凉州吧!”
 
    张杨笑骂道:“凉州吗?有机会我自然会去,你小子等着我的!”
 
    “好,咱们可是一言为定了!”
 
    “君子一言!”张杨说道。
 
    “快马一鞭!”马超笑道。
 
    张杨闻言,虽然他没听过,但是意思他都懂,“好,如此说定了!”
 
    马超一拱手,“告辞!稚叔兄保重!”
 
    张杨一笑,“走你的吧,别让我再看到你!滚!”
 
    真的,谁能知道此地的两个人,一个是上党太守,而另一个是凉州牧。估计说出来都没几个人能相信的吧,不过这样儿的事,两人却都不知道,这辈子是他们最后一次如此了。
 
    马超带马离开了并州,对他来说,并州之行是很圆满的。不只是见到了自从诸侯讨董后就一直没有见到的稚叔兄,而且还结识了郝昭郝伯道这么个人才。而等郝昭什么时候到凉州投靠了自己,那么就更加圆满了。至于郝昭他不来凉州,马超觉得一切看天意吧,不过他对郝昭的期望还是很大的。
 
    --------------------------------------------------
 
    马超回到了陇县,结果刚到了州牧府,郭嘉就来了。
 
    马超一笑,“怎么,奉孝这是来欢迎我的?”
 
    马超回来谁也没和谁说,要不都得出城迎接自己,马超不爱让自己属下扯这事儿。不过这时候自己回到州牧府了,想必自己的一干属下自然都是知道了,不过郭嘉倒是先来了。
 
    当然了,马超也知道,郭嘉能第一个来找自己,是因为他有事儿,要不所有人估计都得一起进来了。
 
    “主公,嘉有事禀告,是这样的……”
 
    听了郭嘉所说之后,马超心说,这该来的还是来了啊。
 
    郭嘉他说得就是陶商和陶应已经来陇县投奔于他,其实就是陶谦让马超能庇护他们两兄弟。
 
    马超已经知道了陶谦已死,而刘备则平白得到了徐州,朝廷已经任命下来了,他就是新任的徐州牧。而刘备之后就直接把徐州治所从郯县给搬到了下邳,刘备不喜欢郯县这个地方,他觉得还是下邳好,所以就换地方了。
 
    不过马超对这些都不是特别关注,他如今关注的还是陶谦给自己写了什么。听郭嘉说陶商和陶应两人还拿了封陶谦的亲笔信给自己,马超对此确实是很有兴趣。
 
    对他来说,别说陶谦已经不在了,就算他活着,自己也早都已经不计较以往的恩怨了。本来彼此就没什么深仇大恨,血海深仇的,无非就是当年有些小过节而已。而随着这么些年都过去了,自己早都不怎么去计较那些东西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如今陶谦他都服软了,那么自己无论怎么说,都得保他两个儿子一世,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别的不敢说,但是马超他却能说,只要自己在世一日,那么陶商和陶应两人就绝对能好好生活一日,这就是他所能保证的。当然了,前提就是他们能不犯大事儿就可以,不过想来他们如今遭逢徐州变故,应该是能有所改变了。毕竟这地方是凉州,而不是他父亲的徐州。
 
    马超对郭嘉说道:“他陶恭祖也算是个人物,可惜啊,年纪大了,天下终究还是年轻人的,而不是他们那年纪人的!陶商和陶应在哪儿,让他们过来,我正好要见见他们兄弟两人,不知多少年没见了!”
 
    “诺!”
 
    郭嘉应诺后,则出了屋,去请陶商和陶应两人了,他可知道自己主公急于见他们兄弟。
------------
 
第四九六章 凉州牧痛哭族叔
 
    没多一会儿,陶商和陶应两兄弟就被郭嘉给找来了…要说他们两兄弟见到了马超之后,确实还有些担心的,就怕马超和他们秋后算账啊。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如今已经身为凉州牧的马超到底会不会计较当年在徐州所发生的那些事儿,毕竟是吧,所以两人心底对此可是都没底。
 
    这也只能说他们确实是没什么太大本事,要不应该就能明白了,自古成大事者,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小事儿上去怎么计较的。尤其还是都已经过了那么多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如今连他们父亲都已经不在了,马超他还会如何吗。
 
    再说了,如果说马超真要是去计较,那早就去了,还用等到今日吗。所以说他们就不如他们父亲对此看得透彻,陶谦就因为早有把握,所以让两人直接就来到了凉州。如此来看,陶谦他担心自己这两个不成器的儿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如今这一看啊,也确实是……
 
    马超他看着有些战战兢兢的两人,随即笑道:“二位从徐州远道而来,快坐,坐!”
 
    陶商和陶应两人忙齐声道:“谢州牧!”
 
    马超对两人点点头,然后说道:“对恭祖兄之事,我亦是深感遗憾,没想到会如此,二位节哀。不过恭祖兄如今让二位来我凉州,却不知他都说了些什么?”
 
    陶商赶紧从怀中取出了自己父亲的亲笔信,“州牧请看,此乃家父亲笔书信,让在下转交给州牧一观!”
 
    马超接过了陶商递给自己的陶谦亲笔书信,抽出后,展开一看。等都看过后,他却也是不得不再感慨一句,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为了自己两个儿子能平安,他陶恭祖在自己面前是放低了姿态,而且是说了一堆的好话,就是为了能让他的两个儿子受到自己庇护。马超如今还能说什么呢,陶谦临终前的遗愿,自己自然会帮他达成,不会让他死不瞑目的。
 
    兄弟两人此时是特别注意马超的表情,因为如今马超的态度,最后就决定了他们两兄弟今后能不能得到他凉州牧马孟起的庇护。
 
    马超笑道:“二位不必忧虑,你们父亲所说,我都应下就是了!”
 
    这时候陶商和陶应两兄弟心中的大石头可算是落了地了,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天籁之音啊,还有什么比这句话更振奋人心的。
 
    “不过……”
 
    一听到还有不过,两兄弟心里突然就是咯噔一下,他们真是害怕马超提出什么太无理的条件要求出来。不过他们这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马超只是侧面敲打敲打了他们而已,那意思就是让他们都老实点儿。不过看如今这样,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毕竟陶商和陶应两兄弟真都是老大不小的了,和当初相比,应该能收敛了很多很多。
 
    年轻是年轻,可如今呢,早已都是不再年轻了。曾经的年少轻狂,如今的老大徒伤,怎么说,哪怕两人不能彻底浪子回头,但是也绝对不会像从前那样做了。而之后两人对马超所说,也都是连忙点头答应,他们可就怕马超不收留他们。而最后三人闲聊了几句后,陶商和陶应两兄弟就告辞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郭嘉则又进了来,马超一笑,“奉孝莫不是还有何事?”
 
    郭嘉则说道:“主公今收留了落难的陶氏兄弟,莫不是有何用意所在?”
 
    对郭嘉来说,陶谦他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有什么好收留的。对己方根本就没什么好处,这事儿值得做吗。虽然己方可能也不会付出什么,但是对方那名声,也确实是……
 
    “非也,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唉,奉孝你也来看看吧!”
 
    说完,马超就把陶谦的亲笔信递给了郭嘉,这可以说是陶谦此人最后的绝笔了,这世上今后可是再也没有如此的东西了。
 
    而等郭嘉他看过此信后,他心里却也不得不感慨了几句,然后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其实他还是知道的,自己主公虽然不是天字一号的烂好人,但是却绝对有其自己的原则的,像如今这事儿,绝对就是应下了,而却不会再去改变了。只是希望陶氏兄弟不说一定痛改前非吧,但是至少也得尽量能去好好做人,真别再去惹事儿了,毕竟这里是凉州,而不再是徐州了——
 
    两日后,本来以为兴平元年是很平静的一年,结果马超是突然接到了长安传来的噩耗。自己的族叔马日磾,居然在此时病逝在了长安。
 
    马超确实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打击得不行,要说前些年自己见到自己族叔的时候,自己族叔那身体可都是挺好,可怎么没几年,自己族叔就病逝了呢。不过这却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对自己族叔关心不够啊,结果如今自己族叔身死都没能看到他最后一眼。
 
    而等马超亲自回到了扶风茂陵后,给自己族叔置办了丧事。至于他从陇县回扶风,李傕和郭汜那可都是知道的,但是谁也不敢吱声啊。尤其还是如今他马超的族叔马日磾还是死在了长安城内,他们其实这心里也有点儿害怕的,心说万一这马孟起要是用这个来当借口,领兵进犯长安那可怎么办啊。所以两人都是紧闭长安城门,紧守着长安城,如临大敌啊,就怕马超有什么大动作,来大举进攻长安。
 
    不过最后还好,还好啊,马超只是带着几百的士卒和一干属下回到了扶风茂陵老家,而他族叔马日磾的灵柩也被其族人给送回了老家。对此李傕和郭汜两人是庆幸都来不及,还敢对马超如何吗,他们可真没那个胆量啊,要不如今能他们还能混到这个地步?
 
    在自己族叔墓前,跪着的马超真是痛哭了一阵,这是极其少有的情况。他心说,哪怕自己的医术貌似还不错,却也不是什么病都能医治好的。就像以前自己也让自己族叔是强身健体,喝了不少,算是保养得汤药,但是自己族叔如今却还是病逝了,这就不得不说明问题。哪怕是再高明的医术,也是要有攻克不了的疾病,最后很可能就是回天乏术了。
 
    马超他一干属下见自己主公如此,也是无不伤心。可都知道自己主公其实还是很自责的,毕竟马日磾可一直都在长安,所以自己主公确实不可能每年都能看到他就是了,所以却是不曾想到,以后这却是再也见不到了。
 
    茂陵的马超外祖母家来人了,而在家乡留守的崔先生也来了。本来刘宏都不在了,其实崔鸿就算走出去,也不会有什么人去管他,但是他就爱在老家待着,哪怕这地方不是马超的地盘也是如此。
 
    而马超的心里确实是真不好受,自己受自己这族叔照顾颇多。而自己这族叔也一直都拿自己当振兴马家的希望所在,可惜自己这族叔就这么去了。想到从前自己族叔的种种,马超无不伤心啊,自己族叔是海内大儒,闻名天下的名士,但是最后却还是免不了成为了一抔黄土。
 
    此时郭嘉赶紧上前,对马超劝说道:“主公,人死不能复生,所以还请节哀!”
 
    马超摆了摆手,说道:“奉孝不知,族叔对我是恩深义重,可惜,却还没来得及报答他如何,他就这么去了!我这些年只顾着战事,却忽略了族叔啊!”
 
    其实马超他也不是没有请自己族叔来过凉州安居,但是自己这族叔说得好,我马日磾既然一日身为汉臣,那么陛下在哪,我马日磾这个汉臣就得在哪。马超也明白,自己这个族叔虽然不是那么死忠的人,但是毕竟是大儒,所以他那儒家的想法倒是很根深蒂固了。是吧,既然一直在皇帝手下做事,那么没有皇帝的命令,他就要终老在长安,结果果然这不就如此了。
 
    郭嘉一听,他还能说什么,只能上三炷香,祭拜下这个大儒。马日磾的大名,郭嘉他也自然是听过的,以前却还真是不知道,原来对方还是自己主公的族叔。如今知道了,不过人都没了,知道得还是晚了点儿。
 
    郭嘉此时心中感叹啊,要说如今这几年,士林的大儒都去了好些个了。反正去一个肯定就是少一个,都是士林的损失啊。他心里也不得不说,可惜啊,真是可惜了。
 
    在茂陵待了十余日后,马超这才带人返回了凉州陇县,不过之前他是特意和自己外祖母家人,还有崔先生相谈了几日。毕竟自己族叔的事儿,可就在眼前啊。
 
    而这地方是李傕和郭汜的地盘,确实也不好在这儿多待。如今这样已经就算是不错了,其实马超的想法,你李傕郭汜要是明白人,那么大家都相安无事,对谁都好。可要是不懂事儿的话,那自己也不介意提前开战。至于借口真是太好找了,自己族叔就身死在了长安,难道找你们要个交待不行吗。
 
    不过李傕和郭汜的胆小,让马超也不得不说,他们确实能忍,不介意当了缩头乌龟。但是马超他又何尝不知道,他们如今的做法,这个却又不得不说是一个无比明智的决定呢,难道不是吗。
 
    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其实有时候就是如此,如果真要是冲动了的话,那后果真就是要不堪设想,而又是得不偿失了。
------------
 
第四九七章 心中不平找李郭
 
    兴平元年,公元一九四年就这么过去了。本来之前马超以为这一年应该是挺好的,但是谁又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很好的一年。因为自己唯一的族叔就在这一年故去了,不过马超对此还能如何,他也只能是在心中暗道,“逝者已矣,愿能安息”吧。
 
    死去的人安息,而活着的人却还得好好去生活着才是。而就因为自己族叔一事,马超他从此回家的频率是勤多了,没事儿就往陇西跑,没事儿就如此。而对此最高兴的人还是他的母亲和妻子糜贞两人,因为要照顾孩子和陪母亲,所以如今的糜贞基本她都在陇西,以致于马超也不是经常能看到她。不过他如今是没事儿就回陇西,所以夫妻双方也算是能经常见到了。
 
    其实最开始刚成亲之后还算是不错,至少马超那时候的事儿不是像如今这么多,而他和糜贞两人几乎是能天天腻在一起。不过之后马超忙着征战,而且有了孩子后,自己两个弟弟又离开了,妹妹如今也不着家,所以糜贞她却也只能是在陇西陪着自己的母亲了。
 
    并且地盘大了,势力大了,手下的人也更多了,这事儿当然也一样,是更多了。所以马超和糜贞相见的日子倒是少了,不过如今还算好吧,他正好有时间多陪陪自己的妻子。没事儿也来个花前月下什么的,毕竟小姑娘吗,虽说也都是二十五六岁了,但是谁不喜欢自己夫君能浪漫些呢。虽然糜贞不知道浪漫这个词语,但是这个意思她却还是明白的。
 
    马超此时他是正抱着糜贞,说着话,“贞儿,你说云騄这丫头,除了过年时候回来了之后。如今这又跑了,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啊!”
 
    糜贞闻言则是一笑,“难道这不正是孟起哥哥你所期望得吗?”
 
    如今虽然生下了一双儿女,但是比起年轻时代的糜贞来,初为人母没几年的她还是成熟风韵了很多,身材比之前却是更好了。而年轻时还算是比较青涩,但是如今却早已是褪去了这些。虽说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吧。但是马超依旧是对糜贞爱得不得了。因为自己妻子也确实是招人疼爱。无论是什么方面可都是如此的。
 
    “确实如此啊!其实母亲知道了后,她的意思也是让两人早些完婚!只是那……”
 
    马超这说得自然是自己小妹马云騄和赵云两人了,而糜贞她一直都在陇西,所以她当然也都知道这些的。自己母亲确实还是很喜欢赵云其人的。不过赵云如今身为益州牧,就算一年都回不来一次。
 
    “什么时候把子龙召回凉州来,小妹也就不会再往益州跑了!”
 
    马超点头,心说确实如此,“贞儿所说不错,夫君到时自会安排!”
 
    在益州都这么长时间了,该做得其实也都做得差不多了,赵云他确实算是功德圆满,可以把他召回来了。
 
    糜贞闻言一笑。一颦一笑确实也让马超是喜欢非常。轻吻了她额头一下后,马超则笑道,“如此美好的夜晚,贞儿还是与夫君去做些美好而又有意义的事情吧,我看就做到明日天明如何啊?”
 
    说完。抱着她便离开了,而糜贞此时她脸色微红,如今的她对自己夫君说如此露骨暗示的话,却还是有些脸红的。
 
    而此时她则小声撒娇道:“孟起哥哥你好坏,不过你还是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随即头就埋进了马超的臂弯,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是她心里却还是非常甜蜜的。
 
    女人吗,还是需要心爱的人宠爱、爱抚的,这都是少不了的。而糜贞自然是深爱着马超,而他们夫妻间确实也还是非常和谐,鸾凤和鸣。
 
    马超再次吻向了糜贞,“宝贝,放心吧!夫君自己心里有数,但是却还是舍不得让你劳累太多,不过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不是吗?”
 
    糜贞一听,脸是更红了,不过好在是晚上也看不出什么来。之后她便被马超抱着,然后到榻上去做美好而又

欢迎转载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彩运网|彩运网网址|彩运网官网 » 但是谁又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很好的一年因为自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